——汇中研究——

资本性收入延续上升趋势,财富管理永远在路上

2020-09-17


情后,一线城市的人均消费还在增长,四五线包括农村居民的消费下降,疫情加剧了贫富分化。上市银行数据也显示,财富进一步向富裕群体集中。


汇中财富研究院认为:资本性收入在居民总收入中的占比将延续上升趋势,未来财富管理的作用将更加重要。

财富管理是个长期过程,永远在路上,要相信复利的力量。其核心环节是确定战略性大类资产配置比例,可根据市场变化做小幅调整,但须定期检查回顾并校正,保持定力十分关键。


0
1

财富进一步向富裕群体集中



疫情导致贫富差距扩大。

西南财经大学在2月对中国2000个不同收入水平的家庭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家庭的收入差距可能因为疫情而扩大:约1/3年收入介于1万元至3万元的家庭,预计今年收入将大幅下降;仅有11%年收入超过20万元的高收入家庭,认为其今年的收入将剧减;年收入超过130万元的家庭中,只有13%认为疫情会严重打击他们的收入。

消费数据对此有所验证:疫情前,四五线城市消费升级,一线城市消费增长乏力。疫情后,一线城市的人均消费还在增长,四五线包括农村居民的消费下降。LV、香奈儿等高端奢侈品销量大增,不断提价。

除了疫情这一突发因素,我们认为还有三个原因导致财富集中度持续上升:


一是不同群体能接触到的信息、产品存在较大差异。富裕群体大多是企业中高管理层、专业人士,社会资源丰富,能接触到更丰富的、更及时的资讯,有更多的资产可供配置,比如信托。


二是不同群体自身对投资的理解不同。富裕群体往往具备良好的教育背景,对资本市场和行业具有更深洞见,整体投资风格稳中求进,着重控制风险,同时积极探索创富机会。

三是不同群体风险承受能力不一样。富裕群体的生活需求有保障,风险容忍度较高,可以接受中高风险等级的投资。




上市银行数据验证了贫富差距扩大这一判断。2020年6月底,招商银行1.93%的金葵花客户,拥有零售客户81.75%的财产;万分之6的私人银行客户,拥有零售客户30.22%的财产。而2019年底的情况是,1.84%的金葵花客户,拥有零售客户81.20%的财产;万分之5.7的私人银行客户,拥有零售客户29.77%的财产。这意味着,客户的财富集中度进一步提升,远超“二八法则”。


0
2

依靠财富管理提升收入分位


在新经济、新动能的推动下,企业中高级管理层与专业人士为代表的新富群体涌现,已成为高净值群体的中坚力量。虽然大部分人主要从事普通工作,很难晋级成为高净值群体中的一员,但依靠财富管理可以提高我们在人群中的分位。

收入结构中劳动性收入占比下降,而资本性收入占比上升,未来财富管理对收入提升的作用将更加重要。


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由工资性收入、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构成。截止6月底,工资性收入(工资等)、经营性收入(商业买卖收入等)、财产性收入(银行存款、有价证券等动产,房产、车辆等不动产)、转移性收入(养老金等)的占比分别为61.1%、10.7%、10.5%和17.7%,2013年以来前两者占比呈缓慢下降态势,后两者恰好相反。参考发达国家的经验,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等资本性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而上升。

从美国、日本和欧洲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的经验看,随着人均GDP的上升,金融市场更加规范、金融产品更加多元化、金融中介服务更加专业、居民的金融知识和投资实践更加丰富,居民对金融资产的配置比例逐渐上升。横向比较,这些发达经济体居民家庭资产中金融资产的配置比例远高于中国。房地产市场从黄金时代走向白银时代,资本市场正迎来美好的时代,居民配置更多金融资产的条件逐渐成熟。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构成(%)

▲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0
3

财富管理的核心是做好资产配置并坚持


财富管理的核心环节是大类资产配置,需要结合自身的财务约束和风险偏好来构成较为稳定的投资组合。这是个长期过程,永远在路上,相信复利的力量。

首先,在战略上确定大类资产的基准配置比例,对于一般的稳健型投资者而言,基于风险中性的风险平价模型较为实用,固收类、权益类、另类投资、海外资产、其他资产的配置比例大概在60%、20%、5%、5%和10%。对于激进或成长型投资者,固收类资产的比重也不宜低于30%,权益类资产比重不宜高于50%。

其次,根据市场变化,对上述大类资产配置比例做小幅度的战术调整。每季度定期回顾、检查资产配置比例,若偏离基准过多,需要将其恢复至基准附近,保持定力十分关键。


相关内容

扫一扫X

汇中财富

关注汇中财富官微

  Powered by CmsEasy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