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中研究——

重磅 | 《汇中财富2020年投资报告》解析中国家庭资产配置现状及方向

2020-10-13


序 言

资产配置是投资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是决定投资组合表现的主要因素。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化,世界各国资本市场之间的联系愈加紧密。在实际操作中,资产配置较为复杂,如何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产配置成为当下财富管理重点的关注领域。


《汇中财富2020年投资报告》的主要目的是帮助投资者厘清中国居民家庭资产配置的现状及问题,在分析判断国内外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基础上,为资产配置指明方向、给出建议。第一部分对资产配置发展方向的判断是偏长期的,我们认为对中国居民家庭而言,全球化配置是大势所趋、金融资产占比提升空间较大、权益类资产机会来临、专业财富管理机构的作用愈发重要。第二至第五部分是对疫情后尤其是下半年的全球经济、资本市场和主要资产类别或行业的分析与判断,是偏短期的。第六部分是我们对投资者的大类资产配置建议。


百年一遇的疫情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多国经济增速出现创纪录的跌幅,金融市场巨幅波动,同时引发逆全球化、地缘政治冲突等问题。为了对冲疫情的冲击,各国政府出台极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这将对疫情后的世界造成全面且深远的影响。


由于疫情扩散严重,许多国家防控不力,短期内经济下滑可能会十分严重,但我们不认为它会造成持续的、不可逆转的危害,更倾向于认为是单向的、短期的严重冲击。虽然海外疫情并未完全受控,但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一旦经济活动逐渐恢复,资产价格就会向常态回归。


我们认为,下半年全球经济总体上将呈现复苏态势,各国的复苏节奏存在差异,权益类资产(可通过股票型和混合型公募基金、私募股权基金等形式配置)、高等级信用类固收资产(可通过公司债、企业债、非标等形式配置)、国内房产(可通过房产市场、金交所类固收产品、REITS等形式配置)和大宗商品(可通过商品期货、纸黄金等形式配置)等均存在较好的投资机会。投资者可采取多元化组合,动态调整策略,建议稳健型投资者和成长型投资者,根据各自的不同投资偏好,按一定比例对固收类、权益类、其他投资、海外配置和另类投资进行配置。潜在风险包括疫情反复、中美冲突、美国大选等。



中国居民家庭资产配置现状及方向




(一)资产配置的现状及问题


1、资产配置结构过于单一


从财富健康的角度看,目前中国居民家庭资产配置处于“亚健康”的状态,家庭资产配置结构不够合理。


一是房地产占绝对主导。2013年之前,房地产净值占家庭总资产的比重均超过70%,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占比更高。近几年虽然有所下降,但仍在60%以上。据社科院统计,全国人均家庭财产增速为7.5%,其中房产净值增速接近10.3%,家庭人均财产增长中的91%来自房产净值。


二是金融资产中低风险资产占比较高。扣除房产和汽车等主要固定资产后,中国居民家庭金融资产配置结构较为单一,低收益低风险的固收类产品占绝对主导地位。2019年数据显示,存款和理财产品等极低风险的资产占比约60%。


三是股票、基金等风险资产占比很低。2019年数据显示,股票和基金等风险相对较高的权益类资产占比仅为6.2%,这一比例仅低于2017年。


图1:中国居民家庭资产配置结构

▲ 数据来源:Wind,东方财富Choice


2、人口老龄化现象加剧


在生育率下降的同时,随着经济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医疗技术的提高,中国人口的平均寿命迅速延长。生育率下降和死亡率下降都促使人口的年龄结构趋向于老龄化。中国人口老龄化现象日益加剧,15-64岁人口占比在2010年达到74.5%后出现向下的拐点,65岁以上人口占比持续上升,2018年接近12%。相应地,整体抚养比在2010年达到34.2%后出现向上的拐点。


从长周期来看,人口结构是影响资产配置的重要因素。


首先,人口老龄化会导致对房地产的居住需求发生变化,进而影响房价和投资需求。这在日本、美国和欧洲等发达国家已有验证。


第二,人口老龄化意味着,个人或家庭面临着疾病风险、长寿风险、财务风险等老龄风险。作为分散风险重要途径的人寿保险来说,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需求动机包括保障动机、储蓄动机、投资动机。


图2:中国劳动人口占比与抚养比

▲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3、低利率是长期趋势


潜在经济增速下降、债务高企将压低长期利率,低风险资产收益率将继续下行。人口结构、资金回报率、外部环境等因素对中国经济潜在增速构成下行压力,这决定了无风险利率易降难升。宏观杠杆率高企导致经济脆弱性上升,需要压低利率以维持债务链条的可持续性。一季度实体经济杠杆率大幅攀升至历史高位,从2019年末的245.4%升至259.3%,一个季度上升了13.9个百分点。


低利率意味着存款或购买债券获取票息等固收类资产的回报率非常低,为了寻找相对较高的收益,在资产配置结构上需要提升预期收益较高的资产的配置比例。根据风险定价原理,这也意味着需要承担更多的风险。同时,低利率会意味着低折现率,这会提升权益类资产的相对吸引力。


图3:中国GDP、CPI增速与金融机构贷款利率、国债到期收益率

▲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二)资产配置的发展方向


1、全球化配置是大势所趋


根据经典投资组合理论,全球化配置可以降低风险。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全球化配置是大势所趋,尤其是当经济出现下行风险时,资产全球配置的必要性增加。国内居民最大的负债是养老,而人口年龄结构跟经济增长、利率水平等密切相关,这些都是国内因素,全球化配置有助于对冲国内风险。


全球化配置可以捕捉海外投资机会。国内依赖投资驱动经济增长,平均资产回报率下滑,投资海外市场的收益率未来一段时期有可能超过国内。全球化配置可以在全球范围寻找优质的投资标的,挑选全球有竞争优势的经济体、行业和企业,分享全球经济增长的红利。


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市场双向开放加深进一步推动资产配置全球化。过去几年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加大开放,沪港通、深港通、沪伦通等逐渐推出。随着金融市场的完善和国家对外汇管制的逐步放开,居民投资海外的渠道越来越多。


4:2019年中国高净值人群海外投资动因

▲ 数据来源:招商银行


2、金融资产占比提升空间较大


房地产的吸引力边际下降。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升和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居民不动产配置比例将呈下降趋势。对比国内股票、债券和房地产等大类资产的历史表现,可以看到房地产呈现高收益低波动的特点,催生了“房地产信仰”。但是随着监管趋严、加杠杆趋难以及房价高企,民众对房价预期发生变化,房地产的相对吸引力有所降低,这可能会降低居民对不动产的配置比例。


居民对金融资产的配置需求与经济发展水平正相关。从美国、日本和欧洲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的经验看,随着人均GDP的上升,金融市场更加规范、金融产品更加多元化、金融中介服务更加专业、居民的金融知识和投资实践更加丰富,居民对金融资产的配置比例逐渐上升。横向比较,这些发达经济体居民家庭资产中金融资产的配置比例远高于中国。


3、权益类资产机会来临


市场利率易降难升,需要提高风险资产占比来提升收益。一方面,低利率环境下,存款、国债、货币基金等金融资产收益率吸引力下降,想要提升投资组合的收益,需要提升风险资产的占比,这意味着风险偏好上升。另一方面,经济发展和收入水平的提高增强了居民家庭的抗风险能力,有助于提升风险容忍度,进而愿意接受风险资产占比上升。


资本市场改革提速,居民配置风险资产的基础设施逐渐完善。一是继科创板之后,创业板也实施注册制,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内涵进一步丰富,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二是深化退市制度改革,进一步完善退市标准,简化退市程序,强化退市监管力度,严格执行退市制度,形成常态化退出机制。2019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退市呈现出更加常态化的趋势。三是中证、上证等系列指数做出调整,纳入指数的股票将更加健康,有利于提升投资收益。


4、依靠专业财富管理机构


专业财富管理机构可以为客户提供全生命周期财富管理服务。近年来,伴随着客户财富需求越趋多样化,越来越多的财富管理机构从过去单纯推荐产品向客户“全生命周期管理财富”模式转型,即针对客户不同阶段的人生规划,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不同的产品推荐和服务,帮助客户实现各个阶段的财务目标,涵盖资产配置、子女教育、健康管理、税收筹划、养老规划、财富传承等方方面面。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化,世界各国资本市场之间的联系愈加紧密。在实际操作中,资产配置也要复杂得多,如何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产配置成为当下财富管理重点关注领域,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个人投资者而言,通过自己分析全球经济走势、预测各类资产价格走势似乎不太现实,居民在资产配置时寻求专业帮助的需求提升。普通投资者可以借助专业机构强大的投研体系、专家团队、信息优势享受全球资产配置红利。


-----
-----


*温馨提示:本文为大家带来的是《汇中财富2020年投资报告》的第一部分,更多内容会在后续微信推文中逐一呈现,敬请期待!


相关内容

扫一扫X

汇中财富

关注汇中财富官微

  Powered by CmsEasy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