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中研究——

重磅 | 《汇中财富2020年投资报告》全球保险篇

2020-10-21



全球保险市场分析及趋势解读




(一)国内保险


1、发展迅猛的中国保险业仍有较大成长空间


中国商业保险30多年发展迅速,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保险市场。2019年中国保险业原保费收入达到4.26万亿元,仅次于美国,2007年以来的年均增速高达16.2%。然而国内保险行业的起点和基础同世界平均水平相比仍然较低。在代表保险行业发展的两个重要指标:保险密度及保险深度上,国内与国际发达国家差距明显。同时也客观反映出我国保险的普及程度和保险业的发展水平都具有巨大的成长空间。


图1:中国保险业原保费收入与增速

▲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表1:中国保费收入、保险密度、保险深度及世界排名

▲ 数据来源:瑞士再保险、东方财富Choice


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保险深度(保费收入/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5%,保险密度(保费收入/总人口)要达到3500元/人,基本建成保障全面、功能完善、安全稳健、诚信规范,具有较强服务能力、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相适应的现代保险服务业,努力由保险大国向保险强国转变。


根据目前中国保险行业发展速度和趋势分析,许多研究机构预测中国极有可能在2030年代中期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保险市场。另据艾瑞推测,2022年中国保险行业保费收入将突破6万亿。过去几十年,中国的人口红利为保险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保险企业大多通过粗放式的发展模式快速抢占市场实现规模扩张。随着近几年跑马圈地发展模式走到尽头,中国保险行业将开始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迈进。无论对于保险消费者还是保险行业从业者,保险行业的美好未来值得期待。


2、健康险市场发展空间巨大


健康险是保险行业最具备拓展潜力的方向之一。以中美两国对比为例,2018年中国人均健康险保费仅为390元人民币,而同期美国健康险人均保费达565美元,约3938元人民币,是中国同期的十倍以上。目前中国商业健康险仅占到健康险赔付中非常小的一部分,相对美国以私人健康险为主的医疗健康险赔付结构,凸显中国的商业健康险存在保障力度不足的问题。基于此,市场的普遍认知是中国健康险市场发展空间巨大,是未来保险公司的主要利润增长来源之一。


图2:健康险保费收入与增速

▲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2019年12月1日实施的新版《健康险管理办法》是近年来监管部门少有的针对某个领域全面推动发展的纲领性文件。一方面有来自国家医疗深化改革、老龄化、消费者健康保障需求的压力,另一方面对保险业也是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借助互联网科技发展,健康险的快速发展如虎添翼。


2020年1月2日,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透露,由银保监会牵头相关部门研究制定的《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中提出:力争到2025年,健康险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元。随着一系列医养健康重要文件连续出台,是中国加速老龄化和巨大健康保障缺口的现实。也反映出健康险供给侧从产品、风控、服务等方面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用户需求和社会需要,未来健康险领域的机遇毋庸置疑。


目前在国内健康险市场中,主力产品为寿险公司销售的长期重疾险和财险公司销售的1年期(短期)健康险。前者为给付型,而后者为报销型产品。


3、产销分离是必然趋势,保险中介需提升专业化与职业化水平


产销分离是保险行业未来的大趋势,传统主体保险公司直销模式逐渐被专业化产销分离模式取代。一方面包括众多大型保险主体公司在内的传统保险行业面临发展失速、成本增加、用户忠诚度下降等诸多问题;另一方面,以互联网化、数字化为前提的新型保险营销模式倒逼大型保险企业寻求数字化变革。而率先完成互联网数字化的新型保险中介或平台将占据保险分销渠道“金字塔”的顶端。


专属中介将受到保险公司和互联网巨头青睐,保险主体代理人队伍的数据化、业务机构中介化(如保险中介子公司)、MGA(管理型总代理)和TPA(专属独立代理人)将成为主流模式。在欧美市场,MGA或TPA公司的深化分工是产销分离的典型体现,中国的“专业技术中介”同样存在巨大发展机会。但目前,由于国内很多保险公司不重视核保、风控等保险专业技术投入,保险中介只能充当分销渠道。未来随着保险市场日趋成熟和高度专业细分,将给专业技术中介发展带来机会。同时,专业技术中介也将利用数字化、AI、大数据等科技能力在相关垂直领域中占据主要地位。


专业化、职业化是行业未来发展的核心。目前保险代理人虽然高达千万,但真正的“专业化、职业化”销售人员比例极低。在流量红利、产品红利和人口红利出尽的环境下,只有专业化和职业化才能提升边际效益和长尾效应。以年轻一代为代表的数字化原住民时代的保险销售人员将成为保险职业化、专业化的中坚力量。无论保险公司还是专业中介现行的主要组织模式距离这一发展趋势仍有显著差距,这也是未来中介市场巨大的想象空间。




(二)国外保险


香港——中国人眼中最洋气的中国领土,外国人眼中闪耀的东方明珠,购物天堂,世界前三的金融中心。最近十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现象,国内同胞不远千里,甚至排上半天的队,求购的不是限量版的名表手袋,却是一纸文书,一张幸福的保证书——香港保险。


自2010年开始至今,国民求购的香港保险金额,从每年44亿港元大增至2020年的436亿。国内中国平安、中国人寿、太平保险都是世界级别的保险公司,促使国人却舍近取远,其实不外乎几个原因:


第一,国内保险虽然能提供人寿、健康、养老年金等保障,但就费率和条款上,仍远不及香港保险。作为环球最健康长寿的城市,香港男士平均年龄81.7岁,女性高远87.2岁。都知道保险产品的保费与寿命挂勾,这一差距造就了同样保障的产品,中港两地保费可以相差20%以上。而最近国内终身型重疾险不允许分红,更大大拉远了成本距离。要知道今天买的保险,30年后也要面对通胀问题,没有分红的话性能还是大打折扣。


第二,香港保险满足了国民低成本、多元化的海外配置需求。中美关系紧张,人民币超发,环球大水漫灌变化不定,投资回报降低,海外配置门槛高,不分散配置也不行的大环境下,很多投资者都六神无主。故此香港的保险公司,以保险产品作为框架,设计了非常优质的类基金分红产品。集合了众多投保人的资金,再以机构投资者身份参与到市场当中。


这种方法优势有几个:首先机构投资者所得到的市场信息,和一般投资者不尽相同。行内人都知道,绝大部份优质的私募债权,早在机构层面被消化,根本落不到散户手上。再者,管理数千亿美元的超级机构,分析和操盘能力要比个人投资者来得专业。最重要的是,庞大的资金代表绝对的分散,最集中的投资项目,也不到组合中的1%占比,一个黑天鹅也不致满盘皆输,故此产品才能设计到绝对保本。该类产品年回报能达6%—7%,非常适合作为教育金或养老的储备。


而最终极的,一些超高净值客户,看上的是香港稳定的法律和金融基础。为了进行有效的资产传承,选择了香港,甚至在港成立家族信托。其实家族信托能完美防范任何资产风险,无论是婚姻风险、破产风险、富二代风险、争产风险等,都能透过家族信托的条款设计一一规避。而国内虽然十多年前引入了信托法,但在配合国内股权、房产相关的物权法上,仍需一定的磨合,而信托结束后资金回归成立人更是一大保障漏洞,故此海外成立信托是目前高资产净值人士的不二之选。


人寿保险在传承时有一定避债避税功能,而它也是最具备“指定性”和“确定性”的工具,几乎就等于一个小型的信托。而实际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家族信托资产中都包含人寿保险。年金险可以在信托中作为最稳定的现金流,用以日常分配和管理费的支持,解决组合的流动性问题。而人寿险更可以在每个重要家族成员离开时,大大增加信托的现金量,让信托快速增长,永垂不朽。


最后分享一个聪明人的个案:一个40岁的年轻企业家,想要成立一个一亿的海外家族信托照顾后人。当然选择之一是变卖部分企业资产,出海配置,再注入到信托框架中。但问题有两个:一是一亿如何出海的外汇管制问题,二是变卖企业会影响到未来发展。如何解决?结果他买了一张1亿保额的终身人寿险,以此成立了备用信托,每年出海保费只是300万,交了10年,总成本是3千万左右。在他死后,1亿保额连同分红,注入并启动信托。解决了资金一次性出海问题,维持了企业规模,降低了70%的成本,还保护了下一代的幸福安稳的生活。


中国投资人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大丰收,如何越过风浪,把成果延续到下一代,“手法”比“收益”来得重要。



相关内容

扫一扫X

汇中财富

关注汇中财富官微

  Powered by CmsEasy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