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中国央行“新掌门”来了!易纲行长对于互联网金融是怎样的态度?

2018-04-19

谁将接棒年满70岁的周小川,成为中国人民银行的第12任行长?牵动市场神经的这一答案在3月19日上午终于正式揭晓: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名易纲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实际上,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早在两三年前,易纲已在央行内部负责各项工作中位列央行四位副行长之首。所以,这次顺理成章执掌央行也在各界的预料之中,而作为新一代央行的掌舵人,他的改革思路将对未来国内经济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那么这位掌舵人究竟是何许人也?在他的引领下国内经济又将迸发出怎样的光彩?不妨和小汇君一起来详细了解一翻吧:

易纲 简历

易纲

易纲, 男, 1958年出生,经济学博士

1978年至1980年,在北京大学经济系学习

1980年至1986年,分别在美国哈姆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伊利诺大学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1986年至1994年,在美国印第安那大学经济系先后担任助教、副教授,

1992年获终身教职

1994年回国,与林毅夫等发起组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任教授、副主任、博士生导师

1997年至2002年,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2002年至2003年,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秘书长(正司局级)兼货币政策司副司长

2003年,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

2004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期间:2006年9月-2007年10月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党委书记、主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北京外汇管理部主任)

2007年12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2009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2015年12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2016年3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行长

2018年3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接任者易纲

40年前,易纲是知青队长,在北京郊外的生产队,经历了那个一切都要定量供应的计划经济时代,他在困惑中开始思考政府的职能与定位。

24年前,易纲是“盗火者”,在北京大学一个荒废的花园,经历了一番“洋插队”后,他和一帮熟谙经济学理论的青年学者创建了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在那里,他们开始探索中国的经济改革道路。后来荒废的花园变成了古朴秀雅的朗润园,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成长为中外闻名的研究中国经济的重镇。他说,“我最喜欢的职业是当老师。”原因是可以普及经济学思想火种,再由学生们将这火种燎原。

今天,命运把他放在了更受人关注的位置上:在新的位置上,面对新的宏观经济环境,他又将做些什么?成为了各界最为关注的焦点问题。其实如果你足够细心的话不难发现,易纲早已给出了答案。

易纲面临的三大挑战

在当选为新一任央行行长后,易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接下来的主要任务是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推动金融改革和开放,保持整个金融业的稳定。而想要做到这点,在他的任期内就不得不面临这三大挑战:

01、维护金融体系稳定

在央行工作逾二十载,易纲对央行的使命和挑战最熟悉不过,由他“接棒”周小川,可谓是无缝交接。不过,年过60的易纲,在未来5年中可能需要面对诸多不确定性和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如何打好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攻坚战。

去年成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稳会”),强化了金融监管部门之间的协调合作,金稳会的办公室设在央行,也说明未来央行在金融监管中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

金稳会成立的首要任务就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落脚到央行,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框架,是维护金融系统稳定宏观调控手段。

易纲去年曾在“十九大”期间表示,建立双支柱调控框架可以起到两方面作用:一是保持币值稳定、二是维护金融系统的稳定。

02、货币政策调控的新考验

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是各国央行的法定职责。也因此,随着国内外环境的不断变化,货币政策调控也成为考验各国央行的永恒挑战。

易纲在今年年初执笔的《货币政策回顾与展望》一文中就坦言,“从国际上看,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将进一步趋向正常化,全球利率中枢可能会有所上行。来自外部的不确定变化也可能向国内经济金融领域传导,全球经济复苏和大宗商品价格回暖还可能给国内物价形成一些压力。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取向变化也会对我们的政策空间形成一定挤压,增大货币政策操作的难度”,“从国内看,内生增长动力仍待强化,结构调整任重道远,债务和杠杆水平还处在高位,资产泡沫‘堰塞湖’的警报尚不能完全解除,金融乱象仍然存在,金融监管构架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面对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易纲对于今年的货币政策取向开出了四个“药方”:

一是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健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不能依靠货币信贷的“大水漫灌”来拉动经济增长,央行要根据调控需要和流动性形势变化,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增强流动性管理的灵活性和有效性,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稳定,促进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为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流动性环境。

二是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探索将影子银行、房地产金融、互联网金融等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将同业存单、绿色信贷业绩考核纳入MPA考核,优化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政策,对资本流动进行逆周期调节。

三是适当发挥货币信贷政策的结构引导作用,继续运用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再贴现、PSL等工具支持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加大对深度贫困地区的扶贫再贷款支持力度。

四是继续稳妥推进各项金融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央行将按照“放得开、形得成、调得了”的基本要求,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探索和完善利率走廊机制,增强利率调控能力,进一步疏通央行政策利率向金融市场及实体经济的传导。

03、人民币国际化路漫漫

人民币国际化是前任行长周小川的未竟之命,也是易纲在任内需要继续主推的一项重要工作。特别是在推动人民币汇改的议题上,易纲的态度始终如一——“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能够有效提升我国经济金融体系应对外部冲击的韧性”。

当前,人民币汇率的弹性不断增强,央行也已退出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人民币汇率实现清洁浮动只差“临门一脚”,易纲在担任央行行长任内,有望实现十余年漫漫汇改路的终极目标。

对互联网金融的表态

对于互联网金融,易纲也有自己的看法。早在2014年3月,易纲曾表示,“总体上支持互联网金融发展,发展过程中要容忍,但有些问题要及时规范,要平等竞争,才能创造更好的环境可持续发展。”此后的5年间,易纲也在多个场合表达了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态度。

比如:2015年3月4日,易纲在两会期间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关于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提案,有关部门正在反复研究。“出台政策既要拿捏把握度,又要促进发展,要适度监管。”

2017年12月23日在“2017~2018中国经济年会”上,易纲表示,“要加强统一监管,对功能相似的金融产品要按照统一规则进行监管。要全面实施金融机构和业务的持牌经营,打击无照经营,对超越范围,违法违规经营活动要坚决打击。对综合经营、产融结合要严加规范,打击乱办金融,坚决打击违法集资非法活动。” 同时,易纲强调,继续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专项整治工作,“金融管理权是中央事权,要明确地方政府的责任,压实监管问责,这样就有一个整体的治理金融风险的稳妥方案。”

2018年1月,易纲在《中国金融》杂志撰文称,探索将影子银行、房地产金融、互联网金融等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将同业存单、绿色信贷业绩考核纳入MPA考核,优化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政策,对资本流动进行逆周期调节。

易纲认为,2018年,金融乱象仍然存在,金融监管构架还有待进一步完善。面对复杂的内外部环境,我们既要坚定理想信念、不畏艰难险阻,也要心存风险意识、时刻保持警惕。

(版权声明: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澎湃新闻、财联社、21世纪财经报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整理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推荐阅读

扫一扫X

汇中财富

关注汇中财富官微

  Powered by CmsEasy  留言